OTC成洗黑钱温床,交易所能否置身事外?

如果自己的账户不慎被冻结了,又该如何处理?

场外交易市场(OTC)愈发广阔,吸引着投资客的目光。

今年 1 月 ,由高盛支持的加密金融公司 Circle 声称,2018 年共进行了 10000 次场外交易,交易额累计至 240 亿美元。

咨询公司 Tabb Group 研究报告显示,去年 8 月,BTC 的场外交易市场是交易所交易量的两到三倍;场外交易平台 SigOne Capital 创始人 Ari Paul 则表示,整个加密货币场外交易量占所有交易量的 25-50%。

隐秘而又庞大的 OTC 市场吸引了不少投资者。就连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的新创业项目 Matrix,都瞄准这块市场。

撮合不标准、信息流通不透明,不少不法分子试图通过 OTC 进行洗钱操作,也给这块市场抹上了一抹灰色。尽管众多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强化了 KYC(了解你的客户)、AML(反洗钱)措施,但「洗钱者」依然有方法通过这些防线,最终受害的则是用户。

这几年来,由于误收「黑钱」而被冻结银行卡账户的事件陆续出现。运气好的,三五天即可解冻;运气差的,等上半年也解冻不了。

“炒币是有技术含量的,不是谁都能玩得转。”一些场外交易商发出感叹。

为了避免踩坑,场外交易老手们总结出一套避雷法:收付分离、资金过滤。

然而,唯有从源头(交易所)做好把关,才能永绝后患。

三天解冻 VS 苦等半年

遇上 OTC 交易被冻结,你就只能等老天爷给面子了。可能要自掏腰包花钱消灾,可能过几天解冻。

“账号被冻结了怎么办?刚在火币法币交易区收到一笔钱,然后账号就被冻结了。”

第一次遇到银行账户被冻结的情况,让投资者何晓颇有些不知所措。本以为这样的事永远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但没想到还是发生了。

6 月 10 日下午 13 点,何晓在火币 OTC(场外交易平台)出售了 4000 个 USDT(约 2.8 万元)。2 分钟后,钱款正常到账。

然而,仅仅过了 3 分钟,当何晓想通过微信进行支付时,惊讶地发现自己收款的银行卡被冻结了。

“火币客服不提供对方信息,对方电话都是空号。“无奈的何晓只能前往银行,寻求帮助。

然而,银行方面表示并不清楚被冻结的原因,也未能提供帮助,并建议前往开户行查询原因。等他赶到开户行时,已经过了下班时间。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何晓尝试用手机银行进行转账操作,显示错误代码:93012587。

(冻结截图)

“工行客服只说这个代码显示账户被冻结了,可能是公安机关冻结的,具体原因得到开户行才能查到。”何晓笑着说,“可第二天我还没去开户行,发现账户就恢复正常了。”

至于被冻结的原因,他表示至今也不清楚,也没放在心上。不过,不明就里的何晓,还是听从了群友的建议,将卡中全部资金转移到了其他账户。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何晓账户之所以被冻结,是因为其账户所收钱款可能是「黑钱」。“钱的来源不干净(诈骗所得或者洗钱),所以被列入重点监控,采取冻结措施。”

至于为何冻结仅仅一天就解冻了,链法团队律师郭亚涛解释说,如果是公安机关冻结了其账户,则有可能是查明确实与案件无关,于是就解除了冻结。如果是反洗钱机构冻结,则有可能是临时冻结,法律规定其冻结时间不得超过四十八小时。

“金融机构在按照国务院反洗钱行政主管部门的要求采取临时冻结措施后四十八小时内,未接到侦查机关继续冻结通知的,应当立即解除冻结。”郭亚涛说。

何晓无疑是幸运的,然而,投资者老黄却等了半年,至今没有解冻。

去年 12 月初,老黄也在国内某交易所法币交易区卖了价值 3 万元的以太坊(ETH);两天后,老黄进行转账时却发现银行卡同样被冻结了。

几经辗转,老黄与冻结银行卡的南京警方取得联系。通过警方,老黄也得知自己的账户涉及一起电信诈骗「洗黑钱」。

去年 8 月,南京当地发生一起电信诈骗案,涉案金额 30 多万。在行骗成功后,嫌疑人通过加密货币交易所进行洗钱活动,这笔 30 多万的资金流入了交易所 OTC 平台一些交易商的账户中,与老黄进行交易的交易商正是其中之一。之后,这笔资金中的一部分流入了老黄的账户。

(涉嫌洗钱资金链,全部被冻结)

“这事和我无关呀,我又没诈骗,为什么要冻结我的账户?”老黄愤愤不平。

然而,当地警方只是告知老黄,由于案件尚未结案,所有涉案资金账户需要全被被冻结,直到案件结束方可解冻。

不过,老黄一朋友,与其情况类似,账户却在一周内解冻了。

“(警方)管事的说让她把受害者的 4 万付了给解冻,她账户上四百多万,想了想最后还是给了。”老黄解释了解冻原因,“付了之后一周就给解冻了,可能是受害者撤销了报案。”

不过,倔强的老黄却没有走朋友的路。“我才不给呢,又不是我去骗的。”老黄说,“(账户)没多少钱,就耗着呗。”

直到今天,老黄的账户卡中的 3 万多元资金依然处于冻结状态。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认为,警方冻结投资者账户的行为在法律上是合法的。“凡是涉及不法行为,如洗钱、组织领导传销、诈骗,警方有权冻结相关账户。另外,由于不确定账户中其他资产是否涉及其他案件,所以冻结全部资金是常规做法。”

至于冻结流程,郭亚涛解释说:“应当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制作协助冻结财产通知书,通知金融机构等单位执行。”

人手几十张卡,才能“防冻”

为了避坑,用户也被逼出了繁复的“提现”手法。

“炒币是有技术含量的,不是谁都能玩得转。”对于何晓和老黄的遭遇,场外交易商陈奇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陈奇看来,老黄和何晓的卖币操作,“堪称教科书般的错误示范”。

由于场外交易风险众多,陈奇解释,很多场外交易老手都至少做到两点:收付分离、资金过滤。

所谓收付分离,即就是将收款卡和付款卡分开,分成不同的两张或者多张卡。

“我们每个人都有好几十张卡,工、农、中、建以及各种农商行,你知道的和不知道的银行卡我们都有。”陈奇笑称做场外交易的都是「卡王」。

在多位场外交易商看来,收款卡的安全系数较低。因此在收到款后,必须将资金过滤,转移到另外一张安全的卡用作日后付款。

“过滤的方法,其实就是通过第三方平台。”场外交易商刘杰夫说,“支付宝、微信、理财平台、网商银行,甚至是 P2P 我都用过。”

刘杰夫所说的方法,是将卖币后收款卡中资金,转入第三方平台,再经过第三方平台转出到另外一张卡。

(资金过滤)

以支付宝为例,收款卡收到款项之后,充值到支付宝,然后转进余利宝或者余额宝,最后用余利宝/余额宝转出到另外一张卡里面。

“当然这也不是万无一失的,搞得不好支付宝都会封,支付宝解冻手续比银行卡更麻烦。”刘杰夫提醒道,“所以最关键的还是从源头做好,最好保佑自己别和那些「洗钱」的有纠葛。”

如何从源头做好?刘奇认为,投资者在卖币时,一定要选择信誉度更高的 OTC 买家,比如注册时间是不是更久、是否通过了平台的多重认证。

“当然,一些信誉好的商家也不是没问题。一般来讲这些人是不会主动涉「黑钱」的,成本太高。”刘奇解释说,“主要是和商家交易那些人有可能是「黑钱」,商家又稀里糊涂地转给了其他人,最后整个资金链全部被冻住。”

另外,卖币者可以要求付款方实名付款(平台实名和银行卡付款名字一致),最大范围防止收到第一手的黑钱。

“如果收到非实名的付款,一定要原路退回,并且在退回时备注:打错了/转账错误,防止和黑钱产生关系。”刘奇说。

资深场外交易员杜项补充说,投资者在卖币收款前,一定要对收款卡进行提款测试。“有些卡被冻结了,自己还傻傻地不知道,仍然往里面打钱。能打进,但提不出来。”

另外,在卖币时,可以选择分拆操作,单次转账金额不要超过 5 万,以免触发「人行转账系统冻结 」。

“重新办一张卡收款,别拿工资卡或者大额储蓄卡来收款,万一被冻住太影响生活了。”杜项说,“说一千道一万,一定要有防范意识,减少交易频率,不然早晚得中招。”

在 MinIPO CEO 袁俊看来,正是交易平台自身没有做好监管,才导致用户进行场外交易时需要极为谨慎,防止收到黑钱。“交易所本身在 KYC 上做得并不是特别的认真、专业,我认为这个不是他们本身的专业性问题,而是他们有意而为之。”

袁俊认为,平台降低 KYC 标准可以增加交易活跃度。“如果把灰色交易,包括洗钱的这一部分交易拒之门外,可能就会减少一大部分的交易量。”

尽管目前加密货币仍然处于灰色领域,但在袁俊看来,未来政府一定会对加密货币进行强监管,这也要求交易平台必须当好「把关人」

平台的 KYC,仍需加强

平台作为「黑钱」流入的第一关,如何当好「把关人」,发挥平台自身的监管作用?

在监管的要求下,火币、OKEx、币安在内的众多加密货币交易所,都逐步了完善 KYC(了解你的客户)、AML(反洗钱)等措施,要求用户实名登记注册。

Odaily星球日报测试发现,在火币平台进行注册时,如果使用虚假身份证信息,难以注册。该平台似乎已与公安部门联网,可以检测虚假身份信息。

一位火币早期用户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火币早期并不需要进行 KYC,通过手机以及邮箱注册即可进行交易、充提币。直到 2017 年“九四通知”之后,火币开通了 KYC 实名验证,并且需要用户手持身份证进行拍照。

其他两家交易所(OKEx、币安)也是在“九四之后”同时开启 KYC 进程,其中 OKEx 还需进行视频验证,要求用户语音朗读认证文字。

目前,国外加密货币交易所也正在加强 KYC 机制。

据 The Block 消息,6 月 10 日 Bitfinex 曾给用户发送邮件,要求用户拿着所在地政府发放的身份证,进行图像验证。Bitfinex 想通过此种手段,过滤美国用户,以免和美国监管部门发生正面冲突。

另一家交易所 Bittrex 也要求用户填写包含个人信息的合规表格,包括提供就业和退休收入证明,以及进行交易验证。

但从结果来看,Know your customers(了解你的客户)并不容易。

一位曾从事过 KYC 代认证的匿名人士表示,币安开启 IEO 时,由于国内身份不允许 IEO,所以不少投资者选择购买国外身份进行 KYC,这就催生了代认证行业。“认证一个收费 600-800 元,身份基本以缅甸、柬埔寨的居多。”

今年 3 月,研究公司 Coinfirm 发布报告。通过对 216 家交易所进行研究,Coinfirm 称这些企业中有 69% 没有“完全透明”的 KYC 程序;只有 26% 的交易所拥有“高”级别的反洗钱(AML)程序,比如进行持续的交易监控和具有反洗钱经验的内部合规人员。

该报告也认为,Binance 具有“高”监管风险。因为在该交易所,低于 2 比特币的充提币并不需要 KYC。

此外,一些初创交易所,仅需要邮箱即可完成注册,甚至充币、提币也并不限制。这无疑给了不法分子以可乘之机。

“要想杜绝「黑钱」,保证不出一点问题,其实很难。”某加密货币交易所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我们能确保他身份的真实性,但对于钱的来源,我们无法保证。”

因此,对于交易所而言,只能进行「事后监管」,即配合公安机关,提供相关注册人信息,帮助破案。

肖飒认为,由于交易所在我国尚属灰色地带,因而难以用合法的身份去监管。“OTC 只是信息撮合,不直接接触钱款,不能说交易所完全没有责任,只能说没有必要去苛责他们。交易所也蛮难的,名不正言不顺,难以用合法的身份去监管。”

温馨提示

不少人关心,如果自己的账户不慎被冻结了,又该如何处理?

首先,需要联系开户行,查询冻结原因,并咨询以下信息:冻结期限、 冻结方式(银行冻结还是司法冻结)、冻结机关以及联系人和联系方式。

“如果属于银行冻结(比如大额转账),不用担心。带上银行要的材料,配合处理就行。一般三个工作日内会解冻。”刘奇说,“但要是司法冻结,就比较麻烦。”

刘奇解释说,司法冻结分为两种:

一是警方临时冻结,说明你的卡不是直接接受黑钱的卡,耐心等待,到期会自动解冻,一般最多 72 小时。

二是警方提请人民法院冻结,一般是半年到 1 年,甚至可以延长冻结期,直到结案或者撤案。各个地方不一样。有的给资料就能全部解冻;有的解冻一半,涉案资金必须冻结;有的结案才给解冻。

“第二种只能看运气了。”刘奇补充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没犯罪,就不怕。”

肖飒补充说,当资金被公安机关冻结时,为了提高解冻效率,投资者可以准备相关材料证明钱财来源的合法性(例如遗产、工资所得)。“证伪的难度是很大的,也没有法规要求必须证伪。只是为了早日解冻,尽量提供证据提高解冻效率,从时间成本上更划算。”

(注: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作者 | 秦晓峰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相关资讯
  1. 为什么古天乐用门罗币能“洗黑钱”,而用比特币的却被抓了?

    2019-01-06
  2. 交易所+OTC,委内瑞拉人开始买卖石油币

    2019-04-24
  3. 洗稿风波反思:李笑来任CEO的PRESSone能否解决数字内容价值转移的核心问题?

    2019-01-22
  4. ZB交易所如何成为普通商家发布OTC广告?

    2019-04-19
  5. ZB交易所OTC交易中如何进行买币?

    2019-04-19
  6. 比特儿Gate.io交易所法币OTC交易操作流程

    2019-05-28
  7. 比特币收入3700万美元的Square为什么宁愿用OTC也不用交易所?

    2019-01-24
  8. 交易量或为交易所3倍,OTC交易悄无声息地影响市场价格

    2019-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