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公链之王」以太坊缘何四面楚歌?

以太坊 2.0 如果能在有限的时间窗口内实现,以太坊或许能再掀巨浪。否则,等待它的将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浩劫。

原文标题:《四面楚歌以太坊》

以太坊正迎来前所未有的至暗时刻。

ICO 陨落,「发币机器」以太坊失去了最大的用例;公链争霸,EOS、波场等后起之秀势如破竹,在网络性能、DApp 增长、用户活跃度等方面均优于以太坊,就连币安、火币、OKEx 等交易所也参与其中,一边开发公链,一边将各类资源和力量纳入生态。

至于 ETH,熊市跌幅超 9 成,不管作为价值存储工具还是支付手段,均面临各方挑战:价值存储干不过 BTC,后者市值占比超 50%,是当之无愧的「数字黄金」;就支付而言,以太坊虽有雷电网络,但风头不及比特币闪电网络,而身后的瑞波在跨境支付赛道越走越远,摩根大通等金融巨头也跑步入场,留给以太坊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种种迹象表明,以太坊已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自救之路唯有以太坊 2.0。然而,以太坊扩容工作进展缓慢,就连既定的君士坦丁堡升级也一再推迟,极大考验着投资者的信心和耐心。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留给以太坊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成也 ICO,败也 ICO

「去俄罗斯维权,打倒狗庄维塔利克,空气币!」

去年 8 月 14 日,以太坊 12 小时连跌 20%,投资者怒不可遏,将矛头直指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这与以太坊的高光时刻形成鲜明对比。

作为区块链 2.0 时代的代表作,以太坊曾被寄予厚望。具体而言,它搭建了一个公链平台,便于以太坊用户开发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极大地丰富了原有区块链世界的想象空间。

得益于以太坊的加持,各类 ICO 项目横空出世,将虚拟货币市场推向前所未有的高潮。以太坊由此坐稳加密世界第二把交椅,巅峰市值突破 1300 亿美元。据 etherscan.io 统计,当前共有 168827 只代币基于以太坊 ERC-20 代币合约,另外还有 1108 只代币基于以太坊 ERC-721 代币合约。

很大程度上,以太坊的估值基于为项目方发币提供底层服务。这其实为以太坊的衰落埋下了伏笔:牛市时,项目方风生水起,用于募资的 ETH 价格水涨船高;熊市时,项目方抛售 ETH 套现离场,ETH 价格下跌在所难免。由此可见,对于以太坊而言,成也 ICO,败也 ICO。

在独立经济学家金岩石看来,以太坊所做的事就像《水浒传》中的「洪太尉误走妖魔」,基于底层技术平台放出了「妖魔鬼怪」。

既然是「妖魔鬼怪」,肯定会搞得市场乌烟瘴气。随着传销、跑路等乱象频发,建立在利益之上的信仰迅速崩塌。整个 2018 年,熊市持续发酵,以太坊一步步走下神坛,市值一度跌破 100 亿美元大关,较历史高点缩水超 9 成。

一代「公链之王」以太坊缘何四面楚歌?2018 年 ETH 市值及价格走势图。来源:CoinMarketCap

这恰恰印证了前以太坊 CEO 查尔斯·霍金森在 2017 年的观点:「人们认为 ICO 很适合以太坊,但不可否认的是,ICO 就是一个危险的定时炸弹。现在的公司在过度地进行凭证化,但事实上,同样的目的,利用现有的区块链也能做到。人们都被赚快钱迷花了眼。」

比特币核心开发者 Jeremy Rubin 也在去年 9 月公开发文抨击以太坊:就算以太坊网络继续存续,ETH 的价值也必然会归零。

面对质疑,Vitalik 的回应却没有打消投资者的顾虑:「如果以太坊不改变,Jeremy Rubin 的言论可能是对的。」此外,他还在 Twitter 上表达了自己退居二线的想法,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恐慌情绪。

虽然 ETH 会否归零尚无定论,但随着各国监管加剧,ICO 模式已然陨落。这对于以太坊而言,无疑是沉重的打击,毕竟 ICO 是以太坊迄今最大的用例。

改变迫在眉睫,但以太坊的下一步该怎么走?

「公链之王」屡遭围剿

归根结底,以太坊是一条公链,曾被视为「公链之王」。不过,在 ICO 模式折戟的同时,以太坊的王者地位也岌岌可危。

由于交易速度慢、燃料费贵、扩展性差等缺点,以太坊屡遭诟病。尤其在 2018 年,诸多公链项目揭竿而起,誓要超越以太坊。其中,EOS 和波场(TRON)势头最猛。

EOS 一直宣称实现「百万 TPS」,其超级节点竞选更是赚足了眼球。虽有过度营销的嫌疑,但 EOS 在主网上线 4 个月后,总日活跃用户数超过以太坊 3 倍之多。

至于波场,更是从来不缺少话题。去年 4 月,波场创始人孙宇晨曾发推特炮轰以太坊,列举 7 大波场优于以太坊的理由,涉及 TPS、手续费、可扩展性等。此后,他还多次与 Vitalik 上演隔空论战。

营销归营销,但 EOS 和波场迅速发展为「新一代智能合约和去中心化应用平台」,在网络性能、DApp 增长、用户活跃度等方面均优于以太坊。

据 DAppTotal 2 月 18 日数据显示,过去一周,综合对比 ETH、EOS、TRON 三大公链的 DApp 生态情况发现,不管是总用户量、总交易笔数,还是总交易额,三者的排名均是 EOS>TRON>
ETH。

面对这些数据,以太坊开发者足以汗颜。虽然 EOS 和波场聚集了大量游戏、博彩类 DApp,被戏称为「大赌场」,但它们的存在并非没有价值。正如 BitGuild CEO 贾瑞德所言,如果连这类游戏都跑不动,其他应用就更跑不动了。

况且,DApp 的用户留存也非常考验项目方的运营能力,而 EOS 和波场在这方面的优势早已超过以太坊,为后期的 DApp 繁荣打下了基础。相比之下,以太坊更像是无为而治,只负责将平台搭好,至于如何「唱戏」,则交由 DApp 开发者负责。

与此同时,币安、火币、OKEx 等主流交易所也纷纷进军公链赛道。与以太坊相比,各大交易所拥有更精准的用户、更明确的应用场景,不管是公链开发,还是链上生态构建,都极具想象空间。

以币安为例,不仅要做公链,还要基于公链构建去中心化交易所。此外,币安众筹平台 Binance Launchpad 还计划在 2019 年每月至少推出一款新代币,这实则承担了过往以太坊的功能。就算 ICO 再度狂热,以太坊也不可能再一家独大。

综上所述,曾经的「公链之王」已经身陷囹圄,自救之道唯有以太坊 2.0。

早在 2017 年 11 月,Vitalik 就曾披露以太坊未来发展的 2.0 路线图,但当时没有一锤定音,随着更多新想法的加入,以太坊 2.0 的设计也在不断变化。

去年 9 月,Vitalik 推特转发「呼吁开发人员共同建设以太坊 2.0」的消息。根据帖子内容,以太坊 2.0 包含了 Beacon Chain、Casper FFG 股权证明、Sharding 和 eWASM。

然而时至今日,以太坊网络拥堵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Vitalik 一再宣扬的分片技术也未见进展,更别提每秒处理百万次交易了。

鉴于以太坊团队宣布推迟 Casper 开发 12 个月,而既定的君士坦丁堡升级一再推迟,不能不让人怀疑以太坊 2.0 距真正到来仍遥遥无期。

支付场景机会渺茫

以太坊作为公链的优势已然丧失,那么 ETH 作为货币的价值重塑呢?

众所周知,比特币诞生 10 年,市值占比超过 50%,虽然没有发展成为世界货币,但作为一种价值存储或投资工具,没有任何加密货币可以跟它叫板,ETH 也不例外。

由此可见,ETH 往价值存储方向发展并无机会。至于支付方向,ETH 虽然当前市值排名第二,但在与 BTC、XRP 的竞争中同样处于下风。

比特币在支付领域的武器是闪电网络。该方案将使比特币的转账交易不在主网处理,而在另外开通的支付通道上进行,交易费接近 0,交易性能达到每秒百万笔,足以挑战万事达、Visa 卡、微信和支付宝等传统支付平台。

近期,推动全球使用闪电网络的「闪电火炬」正在火热传递中,赵长鹏、孙晨宇、Twitter 创始人 Jack 等知名人士纷纷接棒,对于闪电网络的普及和推广可谓重大利好。

截至目前,BTC 闪电网络的总容量已经增加到 710.54 BTC 的历史最高水平,价值 282 万美元。闪电网络的通道数量在一个月内增加了 35.02%,闪电网络上的节点数量增加了 15.84%,目前为 6480 个节点。

连 Vitalik 都曾大赞,在没有 ICO 的情况下,闪电网络能取得这样辉煌的业绩是个奇迹。

其实,以太坊也有自己的「闪电网络」——雷电网络。该项目始于 2015 年,与闪电网络原理类似,把以太坊区块上的绝大多数交易转移至链外处理,大幅降低每笔交易的燃料费用,有望实现每秒百万交易量。

2017 年 9 月,雷电项目的测试网络在以太坊上部署完成,同年 12 月,「微型雷电网络」(uRaiden)上线以太坊主网。在此期间,项目方还发行了代币 RDN。目前,RDN 市值 1321 万美元,排名第 203 位。

令外界质疑的是,开发团队在 ICO 时并没有提供白皮书。虽然官方解释称将主要精力放在研发上,但显然无法让投资者信服。Vitalik 也曾公开对雷电项目 ICO 表示反对,质疑 RDN 代币的必要性。

据了解,在以太坊社区开发文档中,以太坊 2.0 被称为 A Sharded PoS Ethereum 2.0,也就是说以太坊 2.0 的重心是分片技术和 PoS 共识机制。因此,雷电网络在以太坊未来的发展中,不太可能像闪电网络那样在比特币支付上大有作为。

更加遗憾的是,在与瑞波的 PK 中,以太坊也不占优势。

自 2012 年公司成立至今,瑞波始终深耕跨境支付领域,旨在让货币转账能像发电子邮件那样成本低廉、方便快捷,累计服务 200 余家银行和金融机构,XRP 市值一度超越以太坊,成为第二大加密货币。进入 2019 年,XRP 依然表现强势,与以太坊轮坐加密货币第二把交椅。

韦氏评级甚至发布报告称,XRP 可能成为 2019 年最重要的加密货币:「Ripple 的 XRP 旨在打破 SWIFT (全球银行系统支付网络)的垄断。如果能成功抢占 SWIFT 的部分市场份额,甚至在某些领域完全取代它,XRP 最终有可能成为世界第一大加密货币。」

与此同时,摩根大通等金融巨头也纷纷进军虚拟货币支付领域。如果以太坊也想在支付赛道分得一杯羹,竞争压力可想而知。

去中心化的困局

一代「公链之王」缘何四面楚歌?

以太坊衰落的根源在于它的 PoW 共识机制,也就是去中心化的困局。

制约以太坊发展的 PoW 机制:

1、相对于 PoS 机制,PoW 更加公平和去中心化,但其低效导致了持续的网络拥堵。据 etherscan.io 数据,当前以太坊待处理交易为 33932 笔,而这项数据现日常维持在 3.5 万左右。

2、在 PoW 共识机制下,以太坊的打包速度为 14~15 秒,完全无法满足其作为大规模应用平台所需的性能,更别提未来作为大规模商用 DApp 的平台所需的性能。

3、以太坊当前的扩容方案还远远不能满足其商用化网络的需求,而其中最大的原因是以太坊 PoW 机制与其扩容需求的冲突。以太坊想要实现大规模商用,只能甩掉现在的「累赘」——低效的 PoW 共识机制。

其实早在 2015 年,Vitalik 等人就制订了 PoW—PoS 的进化路线,但区块链底层共识的改变显然不会这么容易,况且以太坊 PoS 仅仅是走向真正商业化应用平台的第一步,而这第一步往往是最难的。

与以太坊相比,竞争对手 EOS、波场显然已跑在了商用前列。二者均采用 DPoS 共识机制,拥有超级节点,虽屡被吐槽中心化,但运行效率高的优点足以让它们占据商业应用的主动权。

各大交易所布局的公链,更是自上而下的商业行为,决策效率、推进速度是去中心化社区无可比拟的。

至于瑞波,中心化特征向来明显,传统金融巨头自不必说,而闪电网络也被认为会导致超级节点的出现。

各路玩家摩拳擦掌,已在大规模商用和去中心化间做出了平衡和取舍。

对于以太坊而言,时间就是生命。如果以太坊能在有限的时间窗口脱离 PoW 束缚,完成向 PoS 的过渡,以太坊 2.0 的构架便真正成为可能,届时随着其他技术的完善与接驳,以太坊将兼具高效和高可扩展性,或许能再掀巨浪。

否则,等待以太坊的将是一场更大规模的浩劫。

    匿名评论
  • 评论
人参与,条评论
相关资讯
  1. EOS与以太坊的竞争,谁才是公链之王?

    2018-06-29
  2. 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升级意外推迟,“公链之王”进入冰河时代?

    2019-01-22
  3. 2018,底层公链疯狂的一年,最终的公链之王究竟会花落谁家?

    2018-05-06
  4. 将比特币纳入储蓄计划,美国千禧一代缘何这样做?

    2017-09-15
  5. 比以太坊更快更安全,CyberMiles公链专为电商设计

    2019-01-13
  6. 以太坊强势拉升稳坐公链王座,实力打脸EOS!

    2018-05-08
  7. 微软Bletchley区块链项目进入下一阶段,以太坊公链是其重要组成部分

    2016-09-21
  8. 外有公链追赶,内有治理混乱,以太坊如何留住不断流失的开发者?

    2019-04-24